8月1日晚上9点左右,在慈溪浒山街道新都汇商务中心附近,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。22岁的抖音网红小陈被27岁的犯罪嫌疑人、前男友吴某用刀刺死。

  近日,慈溪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吴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。

  “整整七刀啊!脖子上五刀,三刀在喉咙,两刀在颈侧;还有两刀刺在腰上。女儿当场就没了!”昨天,陈妈妈回忆时,声音带着一种绝望的凄凉,说不上几句话,便哽咽了。全程,她没有提吴某的名字,以“杀人犯”代称。

  第一次见面 没有叫过叔叔阿姨

  这些天来,陈妈妈经常会梦到女儿,披头散发在空中飘来飘去。“女儿太冤枉了,她对他那么好,他一点都不珍惜。”

  陈妈妈和他第一次见面,是在去年8月份的一个周末,在她给女儿买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。当时,她去市区医院看病,顺道帮女儿打扫一下房间。楼梯口,两夫妻碰到匆匆下楼的女儿,她正赶着去文化宫排练。

  而吴某当时在房间里,陈爸爸对他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。“看到我们进来,他没有主动起床,也没有叫过叔叔阿姨,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。”

  陈妈妈对他第一眼感觉还不错,长得高高的,挺帅。她告诉吴某自己对女婿的要求,人品好,对女儿好,其他什么都不重要,连家庭情况、工作和名字,她都没问过一句。

  陈家家境殷实,在慈溪新浦镇开有工厂,为女儿新建的一幢楼房,光造房子就已经花了90多万元,一楼专门挑高到了6米,就是想女儿成家后,就算女婿没什么工作,也能资助小两口放一些机械设备开厂过日子。

  吴某完全没有一般男孩子突然见女朋友家长的紧张,反而不怎么说话,没一会,他又回到卧室继续睡觉。

遇害女孩陈某遇害女孩陈某

  陈妈妈在女儿日记中看到保证书

  “我保证今年对你少动手”

  陈妈妈和丈夫是不看好女儿和吴某在一起,不仅仅是因为两个人八字不合,更重要的是,他们认为,这个人人品不好。

  春节前,在内蒙古养蜂的吴某父母回慈溪过年,小陈瞒着家人跟着吴某去了几趟,吴某的父母很喜欢她,给了她见面礼、压岁钱,合计1万余元。陈妈妈知道后,想让她退还掉,被吴某妈妈执意拒绝。

  小陈跟吴某经常吵架。她曾告诉妈妈,吴某喜欢赌博,在手机上赌博,在外面打麻将。但是,她从来没说过,吴某会动手打她。

  有一天,陈妈妈无意中从女儿的日记中看到吴某写的一句保证书:“我保证今年对你少动手。”

  “为人父母的,心都要碎了。就算是一句‘不再动手’都比‘少动手’能让人接受啊!”

  今年以来,两个人的吵架次数越来越多。

  家人第一次出面调解是在今年2月。小陈很急地打电话给家里,说车被吴某拦了,钥匙也被他拿走了。一家人赶过去后,这辆为女儿购买不到3个月的车,车载显示屏被吴某用小陈的苹果手机砸碎,前保险杠也破了。

  抖音里,小陈是个“网红”,有近40万粉丝,事实上,这个账号是吴某的,小陈意外在这个账号上走红后,两个人的矛盾愈发升级。小陈不愿意以此赚钱,吴某逼迫小陈拍新视频保持热度,微信中,他们曾多次因为一些经济利益吵架。

  陈妈妈说,“他每次跟女儿吵架后,用各种手段复合,女儿把他拉黑,他在网上买了不下50个手机号进行骚扰!”

  吴某还屡屡拿父母给小陈的一万余元说事,要求归还。但是,这笔钱,吴某光给自己充话费买衣服就花了6000元。

  今年5月,两人一次吵架后,吴某甚至找锁匠开门进了小陈家,拿走了她的衣服、学生证、护照等。这一次,小陈报警,在派出所里,吴某答应不再骚扰他。

  但是,没两天,吴某又在小陈面前下跪了。

  陈妈妈说,事实上,父母对孩子婚姻的底线是,只要孩子好,父母再反对,也终究会接受。

  嫂子吴女士说,公公婆婆希望今年过年,妹妹能带男朋友回家。“如果他们的感情能稳定到年底,虽然不希望是他,但还是会接受吧。”

  提出分手后

  发虐狗视频威胁女孩

  6月20日凌晨1点多,小陈的哥哥接到妹妹的电话,电话里,她哭着说,“那个人”从手机上转走了她的1万元钱,还把门踢破了,又逃走了。也正是那天开始,陈妈妈非常担心她和吴某在一起会出事,她做了一个决定。6月底,陈妈妈骗小陈,说市区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卖掉了,给她换一个更大的,让她先搬家里住。

  小陈对吴某也绝望了,把东西全部搬回老家。此后,她每天下午到晚上的舞蹈课,都由妈妈接送。

  7月12日,她跟吴某提出分手。分开后,吴某给她发去视频,视频里,是他曾为她买的宠物狗在惨叫,被他拳打脚踢各种虐待。

  两天后,小陈不得不跟他见面,以2800元的价格向他买回了这条宠物狗,并把吴某一直讨要的一万余元给了吴某的表姐。

  吴某仍然不依不饶,发短信、打电话。7月25日,他把小陈的奔驰车车标折断,用刀子刮花车身,经鉴定车损上万元,小陈因此向辖区派出所报警。

  小陈似乎预感到了吴某的疯狂,她不敢一个人出去,8月1日晚上8点,因为心情不好,她约好跟朋友一起去看电影。

  在给陈妈妈的微信中,她说,“今天晚上去看电影,看完回家,不用来接我了”。

  “不要去浒山、不要跟男人一起去,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吴女士说,妹妹搭的是一位男性同事的车,抵达电影院门口时,同事还帮她张望了一下,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看着跟朋友约定的时间到了,她也没想那么多,一个人下了车,站在娃娃机旁夹娃娃等朋友的时候,没几分钟,吴某冲了出来。

  一刀两刀三刀……凶残的七刀!这个年轻的女孩无助地倒在地上。

  前两天,陈妈妈就知道吴某被批捕的消息。

  8月17日,办案民警告诉她,要给吴某做一个鉴定,他说自己有抑郁症。从鉴定到结果出来,要45天。

  “杀人偿命,我只想他判死刑,让女儿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!”

  “他骗女儿钱、骗女儿感情,我都能承受,可是,他不能这样残忍杀死我女儿啊!”陈妈妈哭诉着说。